如何处理自己孩子之间的敌对

在我们这样的快节奏和以成人为中心的社会里抚养一个孩子是一种挑战。抚养一个以上的孩子会带来更多的乐趣,然而也经常会首先给大孩子带来不快,最后也会影响到小孩子。 如果能够尽早和经常应用几个重要的方法的话,就能够消除掉这些不快的感觉,在孩子们之间发展丰富的、快活的和亲近的关系。因为这些方法不同于典型的人们常用的那类:“别那样,否则我会让你回自己屋里去”,所以,要应用它们颇具挑战性。但是应用一段时间之后,会非常有成效。

sibling rivalry solutions     

在我们这样的快节奏和以成人为中心的社会里抚养一个孩子是一种挑战。抚养一个以上的孩子会带来更多的乐趣,然而也经常会首先给大孩子带来不快,最后也会影响到小孩子。
如果能够尽早和经常应用几个重要的方法的话,就能够消除掉这些不快的感觉,在孩子们之间发展丰富的、快活的和亲近的关系。因为这些方法不同于典型的人们常用的那类:“别那样,否则我会让你回自己屋里去”,所以,要应用它们颇具挑战性。但是应用一段时间之后,会非常有成效。

 

准备迎接弟弟或妹妹的到来

每个孩子都渴望有更多的时间更亲密地与父母在一起!这些渴望就是孩子在晚上不愿去睡觉、早上不愿穿好衣服去托儿所或去奶奶家、甚至看见父母相互拥抱或打电话都会不高兴的主要原因!每个孩子都需要有机会表达他需要你给他更多的甚至全部的时间和关注。

帮助孩子的一个好方法有两个看似相反的步骤。第一步是给他特别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倾注你所有的注意力、赞许和亲近。允许孩子选择他想和你一起玩的游戏。
你可以用快活的声调来启动特别时间,很期待地说:“好,我们有十五分钟时间,无论你想怎么玩我都会和你一起玩!”然后,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在这段时间不接电话,推后你喝杯茶的时间。
对于我们来说这样做会出乎意料的困难——因为养育孩子是充满压力的,我们几乎总是想去教育孩子、指导孩子,或者在与孩子游戏时做点杂事!特别时间有助于你的孩子,也有助于你,请注意你正在给孩子爱的关注,允许他在这段时间做决定者。

第二个重要的步骤是注意孩子在什么时候渴望要独自占有你的关注。是有别人在你们旁边的时候吗?是你们两个人一起到达托儿所或到达孩子祖父母家的时候吗?是在晚上该睡觉的时候,求你没完没了地讲故事好不让你离开吗?

当一个孩子因为可能要和亲近的人分开而感到不安时,无论这种不安是轻是重,他会随时把需要你的感觉释放出来。他需要确信你爱他,他需要有机会大哭一场直到把因为你的离去而引起的伤心全部发泄出来。
孩子能畅快地表达自己的时候是当你靠近他身边,告诉他:“我要离开了,但我会回来。我总会回到你身边的。” 或者,是当你在他就寝的时候对他说:“在这里你很安全。我就在隔壁房间,明天早晨我会来看你。”如果孩子感觉到足够安全,就会大哭起来,而你的倾听会帮助消除孩子那种从未能和你待够的感觉。

在一段时间里重复这两个步骤,有助于一个孩子准备好面对一个弟弟或妹妹需要你的注意力的时候带给他/她的挑战。

 

在游戏中打消大孩子的不安

第二个孩子出生后,你的第一个孩子的感觉将是既充满爱和惊喜又因为新生儿闯入他和你之间并且占用他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而心烦意乱。比较富有成效的处理这种情况的方法之一是尽可能经常和你的大孩子玩“我需要你”这样的游戏。

“我需要你”的游戏有许多种玩法。你可以先倒在地板上然后宣布:“我要给你许多许多的吻!在哪里开始呢?!”并且笨拙地爬向你的孩子。你可以做出非常努力的样子去够到孩子然后拥抱他,而他可能挣脱着跑开,躲闪着让你够不到他,看着你徒劳地要送出你的吻的样子哈哈大笑。

或者可以是父母双方一起参加的游戏,一方乐呵呵地把孩子拉向自己并且说,“我要和山姆玩!”而另一方则把他拽回来说:“不行,你不能独占他!我今天还没有和他玩够呢!”如果这种有趣的拔河带来欢笑,就继续玩!这会填补一个孩子对于关注和感到重要的渴望。

另一个“我需要你”的游戏是大声喊道:“山姆在哪儿!?我得找到山姆!没有山姆我很寂寞!”然后到处搜寻(即使山姆就在看得见的地方)直到你发现他,把他拉进你的怀抱久久地地拥抱他。在另一场甜蜜的游戏里,就像抱着一个婴儿一样抱着你的大孩子,欣赏他的手指、脚趾、完美的耳朵和美丽的眼睛,让孩子确信自己的独特性并没有被父母忘记。

当你快活地表现出没有他你就不能活的时候,孩子的笑声会治愈因为见到你经常亲切地照顾另一个孩子时带给他的伤痛。这也为你提供了一个愉快的方式来公开欣赏你的大孩子。

特别时间也会帮助你在一周里定时地集中关注大孩子,有助于你们密切彼此的关系并记得你们热爱彼此。

 

注意那些好的细微之处

兄弟姐妹愿意和睦相处。他们愿意一起玩耍。孩子们的和平相处通常会让我们做父母的能好好松口气,以致我们没有注意到体现了孩子们之间的慷慨大方和随和的那些细微之处。我们往往会利用他们相安无事的时刻去做家务、打电话或完成课业。

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看到你以前从未注意到的孩子们彼此分享、帮助、照顾的点点滴滴。有时候,在他们的关系恶化成混乱状态之前,曾闪现过兄弟姐妹的天生情谊。

不管后来发生什么,那些短暂时刻就是一种尝试和成就。你对其表示的肯定和赞赏将有利于孩子们之间的关系。“嘉琪,谢谢你把刷子拿给姐姐。现在你能让她自己梳头吗?”这样的话会帮助孩子感觉被注意到了。她的的确确是在尝试帮忙,即便她没被允许能像自己希望的那样“帮忙帮到底”。

 

当孩子需要你而你不能立刻给予帮助的时候

当孩子们因为需要更多的亲近而哭闹,或者因为你不能立刻帮助他们而烦躁时,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帮助他们充分释放他们感觉到的悲伤。当大孩子感觉非常需要你时,你可以邀请他靠近你。。

以充满爱意的眼神或温柔的话语,邀请他过来依偎在你的背上,或坐在你的脚上,或者用你空出来的一只臂膀搂住他,说:“我想帮助你,”即使当时你不能帮他。
如果孩子开始发脾气或大哭,恰是一件好事!他正在利用你给他所需要的亲密接触开始释放他受压抑的烦躁不安。有时孩子们也会处理无助的感觉,觉得他们无法走近你。
哭了一会之后,他们会重新发现自己又能行走了,并且还可能处理掉了某些过去让他们感觉烦躁不安和难于忍受的一些情绪。

大哭和发脾气治愈创伤,尽管从表面上看,在这个过程中孩子显得比以往都糟。如果你在他整个宣泄的过程中一直以亲切的话语和颜悦色地待他,结束时他会感觉和你更亲近更轻松,而且他也不会把自己的不快归咎于弟弟或妹妹。他刚才的撕心裂肺的情绪宣泄已经把他的不快一扫而光了。
这样做的关键是你要明白你的爱已经足够了,即使当时你不能够立刻给与帮助。在孩子情绪爆发期间,他注意到你对他的关注(即使是从房间的另一边)。你的声音和目光会传递你的关注,会帮助孩子纠正自己的错误感觉。

你既没有忽视他们,也没有造成更多的痛苦。当你耐心地倾听一个大哭或者发脾气的孩子时,你做了一个父亲或母亲所能做的一件好事,而孩子也在顺利摆脱自己不愿意承受的坏情绪。

 

怎样应对争执?

在每一个家庭中,为了争夺关注和玩具而产生的令人不安的挫败和竞争的感觉,迟早会扰乱孩子彼此之间原本的善意。当孩子们围绕着你或某件争夺的东西展开拉锯战时,你可以通过倾听他们的情绪来帮助他们。

孩子们能够容忍必要的不公平(爸爸不会把锤子给萨利,因为她很容易伤到自己,但是肯尼能使用它),只要他们的挫败感或受辱感能得到倾听。那些感觉在得到彻底的倾听之后就会消失。

当你倾听孩子的哭喊或挫败感时,孩子会宣泄掉那些糟糕的感觉,接收到你的关注和爱。于是他们就能够恢复彼此的爱,即使你不能够满足他们提出的要求,或给他们想要的那么多,或想要的时间,或想要的玩具。

 

假以时日的缓解紧张的办法

在解决孩子争夺某件东西的问题时我最喜欢的办法是让拿着那件东西的孩子一直拿着,直到他拿够了为止。同时,父母帮助另一个孩子等待,如果他试图去争夺就温柔的把他抱住。当他感觉永远也轮不到自己拿那件东西时,父母要倾听他的烦恼。嚎哭或者发脾气会排解出“我是一个受害者”的感觉,“我从来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的感觉,和“这不公平”的感觉。这些感觉经常会影响孩子们之间的关系,导致每天真实的力量之争。所有父母需要做的是倾听这些感觉,并且持续对孩子保证说:“会轮到你的。他不会永远占着那辆红自行车的。”

就像你会看到的,让茉莉先猜谜引起的“不公平”会使嘉琪处理自己的气恼,而明天让嘉琪先玩秋千会让茉莉处理自己的不快。哭啊哭的,两个孩子在处理自己对另一方的不满时都有机会得到你的陪伴和亲近。

假以时日,这会慢慢地帮助孩子们培养起耐性并且相信:即使他们现在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也是被爱的,并且过会儿就会轮到自己了。孩子们彼此友爱。通过倾听,你正在帮助他们消除那些妨碍他们感受到爱的大量的负面情绪。随之而来的是快乐。

当两个孩子都抓住了那件相互抢夺的玩具时,一个不常用的但是很有效的办法是你自己也去抓住那件玩具,并且说:“我肯定你们能够想出办法怎样分享它。我不打算让你们两人中任何一个现在独占它。你们能够解决这件事。”
随后会有很多的哭闹和激烈的情绪,当其中一个孩子哭够了,可以想明白了,就会有一个解决的方案。一个孩子会决定等待,或者他们会开始互相协商。(要我们成人)不去立刻甩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真的很难。

但是允许他们为了想要的玩具而大哭更有可能使他们达成合作。并且你不需要去维持他们之间的和平,因为一旦他们哭够了自己就会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们成年人已经被训炼得试图迅速解决争端,以便让情绪迅速消退。对我们来说,把情绪——而不是争端本身——视为真正的问题,从而采取不一般的方法去处理争端,是一场挑战。
如果我们去倾听而不是安排他们轮流玩5分钟那件玩具的话,那么孩子在感到沮丧或愤怒时能够在某些时刻感觉到我们带给他们的爱。当他们感到不安时这种爱和安心伴随他们的时间会远超过他们(通常怀着戒备的心情)玩那件玩具的五分钟快乐。事实上,如果是成人的规定,他们总会因为担心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的5分钟而感到焦躁不安。

 

一个实例:

我的两个儿子都喜欢音乐,喜欢播放他们最喜欢的一些歌。一天,我听见他们的游戏室里传出的尖叫声就赶快跑过去。音乐的音量开的非常大。我问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两个都发疯似地坚持把音量调到自己想要的。一个想要声音很大,而另一个不想要那么大声。他们两个都在大声哭叫。

我不确定该怎样帮助他们,但是我决定看看,允许他们轮流得到一会儿自己想要的音量的话会有什么结果。我想,如果他们能释放他们的情绪,他们可能会达成某种协定。于是,我说:“我想你们自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首先,我想要你们每个知道对方的想法。杰瑞德,我准备把音量放低,这样德里克就可以有一会儿得到他想要的音量。”我调低了音量,德里克停止了哭叫,而杰瑞德哭叫得更厉害。他要我立刻调高音量!我说:“不,我会在两分钟后调高。”但是我一直尽可能用亲切的眼神看着他,这样他不会认为我是在处罚他。

在杰瑞德感觉糟糕透顶的几分钟后,我对德瑞克说:“好吧,现在我们来试几分钟杰瑞德想要的音量。现在开始。”我把音量放大。当德瑞克哭叫时我靠近他,抱住他,捂住他的耳朵。在我心里,我站在德瑞克一边,但是声音并没有大到有害,所以我让它继续。当然,这会儿杰瑞德不哭了,站在那里专注的听。在德瑞克哭喊了两分钟,感觉再受不了那个噪音之后,我又调低了音量,把注意力放在感觉极其糟糕的那个孩子身上。我想大概做三次这样的转换每个孩子会有两到三分钟的哭喊。最后当我把声音调低时,杰瑞德不再哭喊。我问他:“这样行吗?”他说“行。”于是我把声音调高,德瑞克又哭喊了一小会儿之后就安静下来,终于能够接受那样的音量了。至此,孩子们的情绪已经得到了关注,于是我说:“好了,小家伙们。你们现在知道自己想要的音量了。干得好!”我再也不必去控制音量了。由他们自己去协调听磁带的音量。

 

有备而来

对父母来说另一个重要的方法是注意什么时候有可能成为“吵架时间”。有时是在车里,有时是在饭前的游戏时间,有时是当你让他们待在一个房间里超过5分钟之后。你很清楚他们已经形成的彼此不和的模式。

我们作父母的在自己的孩子们打架时会发现我们自己会对孩子心烦和失望,即使我们完全知道孩子在什么时候必会打架。如果我们放弃(超出现实的)期待,不再指望他们不会爆发争斗,我们就比较容易保持镇定。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自己的期待可能像孩子们的打架一样不理性。当他们的“油表”显示接近零时,这时要投入更多的注意力。你是那个能够提升他们的宽容度的人。他们之间的友好关系取决于他们对与你的关系的感觉。

例如,如果他们习惯性地在傍晚你带他们回家后就互相找麻烦,那你就要试着一走进门立刻倒在地板上和他们做游戏,重新建立和每一个孩子的联结。
你在回家的路上可能需要准备胡萝卜条和花生酱作为车上零食先填填肚子,这样就可以在游戏后再做晚饭。
在分开了一整天之后做类似“我要给你们每人十个吻”或者用力的拥抱这样的游戏可能会转变成比赛,带来大量的欢笑和更多安心。有时孩子们会一起联手“不让你靠近”以逃避行动笨拙而心意不改的父母的吻,但恰恰加强了两个有能力和聪明的孩子的联结。

下面是一个父亲的故事,他做好了应对“烦恼”的心理准备,所以能够去倾听孩子并收到好的效果。

“我的儿子和他的妹妹正坐在餐桌旁。这是晚餐时间,儿子差不多总是在用晚餐时无事生非地惹妹妹!我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告诉我自己,他们就要开始闹架了,我会出面干涉,但不会发火。

“我安排儿子坐在他妹妹旁边,而不是我坐在他们当中,把他们分开——以前我经常这样做以防止他们闹架。餐前一般我们会互相牵手,做短短的感恩祷告。于是我说:‘好吧,让我们把手牵起来。’儿子立刻提出抗议。我尽可能温和低说:‘来吧,现在牵住妹妹的手。’事情就这样开始了。

“儿子说:‘不要强迫我!’我说:‘我不是在强迫你,可是你牵住妹妹的手就好了。’我不强迫他做,但我不放弃对他的要求。他开始哭喊,从餐桌旁跑开。我追着他进入隔壁房间,他哭着说妹妹总是伤害他,取笑他还踢他。我没有说我知道的他对妹妹做的事,也完全不去反驳,只是听他哭诉自己感受的委屈。

“他哭了很长时间。后来他回到桌旁的时候还不完全是个亲切的哥哥,但是那晚的晚些时候,我听见他甜密地对妹妹说:“你想让我把你抱起来吗?想让我驮着你吗?”通常他根本不想和妹妹有身体接触。随着我多次这样倾听儿子,我看到他们开始更多地在一起玩,有时哥哥会拥抱妹妹。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看到他们的关系变得如此轻松让我真的太高兴了。

“这对我是一个真实的挑战,因为我们实在太厌倦他们的闹架和彼此敌对的态度。他们开始闹架时(要我们)保持态度温和、友善是很难的。但是我们一点一点地获得了回报。”

 

当一个孩子粗鲁对待另一个孩子时

当孩子们动作太过粗鲁,或者搂抱的太紧,或打或推或伤害自己的兄弟姐妹,就是在传递清晰的信息:他们有一些烦恼,需要得到倾听。即便是很幼小的孩子,只要感觉得到了充分的关注,就会变得很放松,能够温和地对待更幼小的孩子
所以,孩子们中的一个粗鲁地对待另一个这样的迹象可以被理解为,这个孩子没有感觉到别人足够的关心,所以无法足够放松地去做到举止得当。当你注意到一个孩子变得粗鲁,那么去责骂他或命令他把事情做对是完全无效的。那样只会使孩子更惊恐,更不大可能做到举止得当。

有效的帮助是迅速而温和地实施干预。要温和而坚定地制止情绪紧张的孩子接触比他幼小的孩子,但不要把他拉开。可以这样说:“我来帮你靠近萨米,”引导他的手或他的吻轻轻地落在萨米身上。这样做的时候要让自己和大孩子目光接触,用温柔的眼神邀请他看看你。
通常,因为孩子心烦意乱而不能长时间注视你,当他尝试看着你时,烦乱的心情开始让他想走开。你要温和而坚定地留在他身边,让他靠近你,继续让他感觉到你对他的关注和支持。
通常,孩子很快会大发脾气或大哭着表示要你或不要你,要去碰小弟弟或妹妹,或者不要去碰小弟弟或妹妹。所有这些情绪都是他准备释放的那份烦恼的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和他待在一起,不去批评他,他就能够痛快地哭个够或把脾气发完。

 

当我们的孩子互相伤害时,我们需要帮助我们自己

作为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彼此伤害是我们生活中最煎熬的时刻。这会使我们感觉我们在父母角色中真正重要的那个方面很失败。而且这经常会让我们去斥责那个施加伤害的孩子,即使我们深爱着他。

有时,当伤害变得很频繁几乎成了家常便饭的时候,孩子们的不和会随时随刻影响到所有家庭成员。这种情况对我们的确很难,但我们需要保持清醒,相信这种情况几乎会发生在每一个家庭。

或许我们能等到一个优雅的生活年代,那里罕有兄弟姐妹之间的争斗,但是我们还没能等到那个时代。

寻找一个好方法解决兄弟姐妹的纷争的困难之处,或多或少地在于,我们做父母的通常没有见过任何父母处理孩子们的纷争时不是疾言厉色的。
这让人觉得要使得纷争停下来,疾言厉色就是必须的,甚者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我们好好想一想,就会明白成年人的疾言厉色是很难在孩子们之间引发出爱和温柔的。必定有一个更好的办法。

有这样的办法,但是用起来不容易。我想最有效的办法不在身为父母的所习惯的生活轨道之内。既然它行之有效,就让我们了解一下吧。

当孩子们开始吵闹,让全家不安宁的时候,想要解决问题的父母该去寻找一个倾听者。孩子们的不和让父母感到心烦。而心烦的人不会很好地解决问题。
在孩子们能够重新相互喜欢之前,我们必须能赢得孩子们的心。而要赢得孩子的心,我们成年人要能够打消自己对孩子的善良的疑虑。当孩子们不和时,我们很容易忘记他们是好孩子这个事实。
当他们彼此争斗时,他们中至少有一个是无法思考的。他并非不再是一个好孩子了,他只是停止了思考。我们每天也会有这种情况。例如,当我们的孩子彼此争斗时,我们经常停止思考。

所以第一个好的步骤是找到一个可以带着不打断、不评判、不劝告的态度听你说说那个陷入烦恼中的孩子的倾听者。

你说的内容可能涉及到:

孩子出生时你和孩子各是什么样的状态?

他是哪一年出生的?

上一次你真正感觉和他亲密、很欣赏他是什么时候?

当他伤害小弟弟或小妹妹时你想做什么?你做了什么?

当你还是孩子时,如果你做了和这个孩子一样的事情,你会遭遇什么?

你担心什么?

当你看到孩子们打架时,让你伤痛、生怒的是什么?

把这些经历和感觉告诉另一个成年人是有帮助的。如果你能够表达出被触发出的情绪,就更好。这些情绪一直堆在那里等待着被释放。

有时,多次重复谈论某个情景会有益。不要让孩子们听到你的经历。它们是用来讲给其他成年人听的。

 

当伤害已经发生时

如果你没能来得及赶到现场阻止某个孩子的出手,你通常会看到一个孩子受伤大哭,另一个孩子则显得满不在乎,,准备好为自己辩解。再者,老实说,你自己或许也会变得气急败坏!
首先,你要确保不会发生更多的伤害。分开打架的双方,这样就彼此踢不到也掐不到。你不必把他们放到不同房间,只要保持他们之间有一两英尺的距离就好。

然后,尽管显得怪怪的,但是请向他们道歉。“对不起,我没有早点赶过来。我不知道你们在闹别扭,”这样说能使那个动手打人的孩子感受到温暖。

当一个孩子伤害了什么人,他的自我感觉会很糟。但这完全不会显露出来,从外表上看,这个孩子是冷漠的。他可能会说他不在乎,也试图做出那个样子。

但实际上,孩子们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人。他们像你一样不清楚是什么导致他们那样做。他们感到内疚,内疚遮盖了人们感知事物的能力。内疚就像很沉重的水泥盖子压在在悲伤和害怕之上。

你为没有及时到场阻止伤害的发生而道歉,有助于解除攻击者的内疚。减少了内疚感,他会很快向你哭诉导致他做出伤害行为的那些感觉——根本原因。

 

你的孩子是优秀的

或早或晚,每一个孩子都会和自己的兄弟姐妹闹别扭。但是请尽量保持良好的识别力:即使陷于情绪爆发的状态,这个孩子依然是好的。他只是在尽其所知地明确而热烈地向你发出求救信号。

你可能需要得到另一位成年人的倾听以便记起孩子的美好。一旦你自己的烦恼不再困扰你,你会重新能够去一对一地和孩子度过时光,这是朝着使孩子受伤的心得到康复的有益的第一步。

 

Save

Save

Share this post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print
Share on email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