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中的夫妻合作

在有孩子需要抚育的夫妻双方之间产生的紧张情绪来自很多原因。说来也怪,没有人告诉我们该做什么准备或帮助我们来处理这些情绪。虽然它们是可预测的,也许甚至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事先却几乎没有得到过警告,在应对它们时能得到的帮助更是微乎其微。

满怀希望和欢乐,我们欢迎孩子进入我们作为父母的生活当中。我们期盼去爱孩子,而且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彼此恩爱。这经常是我们作为夫妻所做的最大的承诺,它几乎肯定会——至少有时候——成为压力和紧张的重要来源。

 

在有孩子需要抚育的夫妻双方之间产生的紧张情绪来自很多原因。说来也怪,没有人告诉我们该做什么准备或帮助我们来处理这些情绪。虽然它们是可预测的,也许甚至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事先却几乎没有得到过警告,在应对它们时能得到的帮助更是微乎其微。

 

几乎所有在抚育子女的夫妻的关系中都会有如下的压力来源:

*由于没有针对抚养孩子的安全保障,所以大部分父母都会纠结于对经济方面的担心。由此产生的恐惧影响了他们享受彼此、享受孩子和抚育孩子的能力。

*社会对于育儿任务的支持几近于无。夫妻双方都发觉这件事使他们在时间上、情感资源上,以及生活的选择与享受上难堪重负。这是存在于我们社会组织中的鲜为理解却非常严重的缺陷。抚育子女的工作应该切实地得到关注,要提供适于父母和他们的孩子的需要的简单可行的帮助。

*缺乏支持导致大多数父母为自己态度暴躁的时刻感到内疚;不明白孩子究竟需要什么;感到孤立无援,无法坦然地说出面临的真正困难;感到筋疲力尽——他们是如此疲累以至于很难解决问题或者照顾好自己。

 

*我们的社会为父母严格划分了在育儿方面扮演的角色。传统上,几乎每个关系到照料孩子的角色都分别固定在父亲或母亲身上。夫妻双方都希望有更多的选择,但却觉得受限于传统的角色期待:或者出外挣钱养家,或是留在家里照顾孩子;或者负责给孩子换尿布,或者负责管束孩子。

*由于缺乏沟通方式方法,在孩子出生之前就已存在的夫妻关系中的问题会由于孩子的出生所带来的新的责任而升级、强化。在学校里,我们被教给了许多有用没用的东西。但总的来讲,彼此沟通和人际关系的建设,这些对于身为父母者至关重要的技巧,却不在其中。

*每个成人内心都有一个会被孩子的行为所触爆的情绪雷区。我们并不经常能控制那些情绪的暴发。它们像是不可避免的。“小家伙去拽狗尾巴时我当然会生气啦!”当给他们一个机会向一位倾听者倾诉他们的感受时,许多父母发现,当孩子在玩耍、探索和做一些新的有时是徒劳无功的尝试时,他们会更有可能根据思考选择如何对孩子做出回应,而不是冲动地回应。

*孩子有不理性的时刻,他们试图释放紧张情绪。所以他们会营造出能让他们尽情地大声笑,或者激烈地尽情哭的情境来。能够深深地感受到这些情绪的时刻对孩子来说意味着清理情绪垃圾和康复,然而却会触发成人的尚未察觉的强大情绪。所以作为父母我们会对孩子以哭、发脾气、笑来消解紧张的行为往往产生强烈地反感。这些负面的情绪会转发到孩子身上,或者抚育子女的事务上,会驱使我们远离自己深爱的人。

*对照料孩子感到烦心时,我们往往会彼此找茬,而不是承认我们有太多不满意自己的感觉,或我们在抚养孩子上是多么需要帮助。这种趋势——在最亲近的人身上找茬,或者与自己境况相似的人身上找茬——会在所有类型的父母身上激发出优越感或自卑感,导致双方无法相互交流想法和互相帮助。

 

有助于夫妻相互配合的步骤

由于社会对父母的帮助微乎其微,采取如下任一步骤都不太容易。但是,这些做法可以帮助身为父母的夫妻们改进相互配合。

*定期地、开诚布公地分享对彼此的赞赏,也许每晚睡前安排一次“成功和欣赏”的小对话。双方各自都有几分钟的时间描述一下当天所做过的哪些事让自己感到骄傲,并说说欣赏对方的一些地方。这个过程中不允许打断、纠正、提出异议。在家庭中这样的对话可以扩大到孩子身上,如果他们有语言表达能力的话。一些家庭已经习惯于在晚餐时间举行这样的对话

*定期安排一段夫妻独享的时间。双方需要有时间在不受孩子在场带来压力、也不像平常那样劳累一天后筋疲力尽的情况下,彼此欣赏、相互交流。或许有可能与另一对也有如此需求的父母交替照顾孩子,这样离开几个小时的成本不会太高。

*设定这样一项政策:任何一方每向对方提出一条纠正意见,就同时要提出10条赞赏的评论。不对对方的努力给予欣赏,好意提出的纠正意见只会是“对牛弹琴”,不被对方所理会。

*把你的纠正意见留到对方情绪稳定的时候再说。让对方选择是否要听取你的想法。例如,可以说,“对于你和布瑞安,我有个想法,如果你愿意听的话。”这做起来很难!但当我们急迫地想要给出建议时,我们通常会在语气中带有刺激、担心或者贬低的味道,这将破坏我们的信息传递。在谈重要的事情之前,对你最有帮助的做法是:你先找到一个人(不是你的另一半)用10~15分钟倾听你的担忧和紧迫感,这样在你去找到你的另一半说话之前,你的情绪就消除大半了。

*当双方对孩子的处理方式有分歧时,找个时间充分地聊聊这件事。如果这个分歧是实质性的,可以安排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一方充分地观察另一方,当有争议的那个情境发生的时候,也不去打断,不做评论。观察者要注意事情开始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对方到底做了什么,孩子是如何回应的,过后在孩子的行为上产生了什么后果。在这种互动进行的过程中,观察者也要时时警觉自己的情绪。

然后,各方都有时间说一下他们在这个互动中注意到什么,注重细节,包括观察者的情绪。(通常比较好的方式是让与孩子互动的一方先谈谈他/她试图做什么,效果如何,而不是争辩谁“对”谁“错”。)然后,选择当天的另一个时段重复上述过程,不同的是:先与孩子互动的一方改做观察者,由另一方与孩子互动,之后的详述过程细节时,各方都不带批评性评论。这之后,怎样做对孩子更好就可以看得更清楚了,然后可以向朋友、社区里德高望重的人、育儿专业人员或其他相关的人咨询,在父母双方都在场的时候寻找解决分歧的方法。

常有的情况是:真正的问题不在养育的方式,而是夫妻双方所承受的紧张情绪。处于紧张情绪之中时,我们对于孩子的反应是不合时宜的。这种情况下,双方可以一起来想一下如何减轻或释放紧张情绪,而不是争论事情应该怎样做。在紧张情绪之下,对于我们的孩子和任何其他人来说,我们都不可能是充满爱的、有趣的、宽容的那个原来的自己。

  • 注意一下,什么时候你会对你的另一半感到特别恼火。一般来讲,除非是受到身体攻击,这些令你恼火的时刻都不是你做出明确决定的好时机。找个倾听者,也鼓励对方这么做,处理那些紧紧缠绕在你们的关系和抚育孩子上的所有的情绪。每个父母都需要来自外界的帮助,而且,在某个时刻,每对父母都会发觉他们自己处于情感困难时期。这些时刻可以带来在彼此相互理解和改变不切实际的期望方面的真正的突破。这种突破通常来自于每个人对于自己的坏情绪承担责任,而不是把这些情绪归咎于对方。总的说来,我们的坏情绪来自于我们早年的经历。它们干扰着我们目前的人际关系,直到我们通过找个人来倾听我们的故事——当我们笑、哭或者发怒来消除紧张情绪时关注我们——这样的方式来消除它们的影响。
  • 接受时不时必要的争吵(当然限于言语上的)。当信息变成简单重复时,先公平地争吵,然后找到途径结束争吵。当我们比以往工作得更辛苦时,育儿的压力和感受到的孤独不可避免地会使夫妻关系紧张。经常是,在一次充分的争吵中各方都力争去理解对方和被对方理解(不是要赢过对方),实际能产生出一种放松和亲近的感觉。大声争论和这背后的紧张情绪会吓到小孩子,所以该找其他的地方和时间去吵,不要让家里其他人听到,这很重要。

 

保证公平的争吵的原则:

  • 不要攻击对方的性格。只说你对某个特定的行为的感觉,而不是说“我简直不相信你是这么自私!”当你能这样说时你的争吵是公平的:“当你与基尼在电话里聊天时我不得不自己安顿孩子们上床睡觉,我觉得你不关心我也不关心他们!”
  • 不要做明确的声明。不要说“你从来不记得从洗衣店把衣服去取回来!我告诉过你我明天需要它们!”而是试着这样说:“你的态度让我觉得好像我毫不在意你忘记做我交代给你的事!现在我很担心明天我无法以最佳形象出席业务展示会了。”
  • 欢迎哭泣和发脾气。这看起来可能很怪,但表露情绪让人有机会摆脱紧张情绪。在大哭或大发雷霆之后,经常可能感觉得到了倾听,与人更亲近。当你的那一半在哭泣时,你没必要去阐明你的观点。试着忍住不要急于去解决问题。通常,倾听对方哭泣就是问题的解决。
  • 当同样的抱怨第三次出现时,停止争吵。停止它的一个很好的办法是一方说:“现在让我们做点别的,回头再来处理它!”然后,把你的注意力转移到需要活动身体的事情上,比如整理床铺或绕着街区散步。进行一些身体的接触也很有效,比如牵手或者在床上背靠背地依偎着。即便当你很恼火,身体接触往往也能起到疏解紧张情绪的作用,它有时候也有助于让能够缓解紧张的眼泪最终流淌下来。

 

让关系逐渐变得融洽的一个可靠的办法是,各方找一个人定期倾听自己。这对于大多数夫妻的生活来说还不是一个惯例。但就像直到世纪交替之际才成为广为流行的每天刷牙的习惯那样,有一个稳定的、每周一次的倾听者,能强有力地促进人的健康和良好运转。这样做可以消除来自辛苦的育儿任务的挫折感和孤独感。而且,如果你可以与另一位为人父母者交换倾听的话,这样的倾听还是免费的。

 

 

Share this post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print
Share on email
Scroll to Top